• 文/呂秋遠

又有同學問我,究竟是選校或選系比較重要。

其實,都不重要,孩子們,你們選擇的,是自己的熱情與興趣。

在遙遠的青銅器時代,那時候大概是叔叔我高中的時候,叔叔的爸媽是不管我填志願的。叔叔的爸爸只有高中畢業,他根本就是舊石器時代的人,媽媽則是小學畢業,更不懂選填志願是什麼。青銅器時代是聯考,聯考就是一群小孩子公平的在考場上考好多科目,然後加計總分填志願,按照分數分發,只有一次機會,錯過明年再來。

當天晚上,我輾轉難眠,按照我的分數,大概可以上台大圖書館系,但是也可以上政大財稅系。第一時間,因為虛榮,我把所有的志願都填台大,接著才是政大,然後安心地去睡覺。

But,人生最重要的but又出現了當晚在床上翻來覆去,怎麼也睡不著,因為我覺得我對圖書館管理應該沒興趣。雖然心裡總想著,以後再轉系就好。但是,心裡另一個聲音在吶喊,萬一要是轉不過,那麼我以後豈不是要去當國家圖書館館長。雖然這也是很棒的志向,但是總不是我的興趣。

我的興趣是什麼呢?

當時的我,年幼無知,以為學商,就是賺錢。錢,誰不喜歡呢?可是我的分數又進不了政大的商學院,剛好看到財稅,竟然落點是差不多的,我就把台大文學院的科系全部塗掉,改成「看起來」喜歡的科系,而我就這麼進了財稅系。

所以我是選校還是選系?是選系,但是我選錯了,因為我根本不曉得,自己喜歡的是文學、史學與哲學,不是商學。或者說,我是曉得的,但是我為了大人們的期望,所以選了「看起來會賺錢」的科系。

為什麼說「我是曉得的」?因為我在高三升大一的暑假,在書店買了政治學、社會學、經濟學、法學緒論來看。你們猜哪一本書我先看完?

答案是《萬曆十五年》、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、柏楊版《資治通鑑》。

好的,政治學其實我也看完了,社會學與法學緒論我看了一些,經濟學,看不懂。

往後的故事,大概就是這樣了。財稅系的課業勉強過關,但是從大二開始,我就認真的開始修政治系的學分。別人覺得很無趣的政治思想史,我覺得那簡直就是天籟。我覺得,政治系的課程,每個學分都好可口,只是因為我當了財稅系的系代表,總覺得一日是財稅人,終身財稅人,基於不能背叛祖國,所以我等到研究所才跳槽。

我報考了五間研究所,錄取率百分之百,順利進入台大政治所,而且在一年半以後拿到碩士,於同年考進博士班,四年半以後拿到博士。

往後的唸書就更都是興趣了,我喜歡法律,所以去念了東吳法研所、考律師。我覺得財務金融還是很重要,所以去念了台大EMBA。總之從我複雜的求學歷程中,我體會到一件事情:

興趣,是人生中不可缺的熱血。沒有興趣,那麼早點洗洗睡,硬拼絕對不會成功。但是如果有興趣,那麼鑰匙就在其中,你會發現任督二脈突然打通,突然增加一甲子神功。

學校跟系所一樣,沒有這麼重要。不然你以為郭台銘是台大畢業的嗎?那不過就是一張車票,有車票就能搭上車嗎?那可不一定。不喜歡唸書,或是學校排名不夠好,那又怎樣?學校不會對你的人生負責,自己的人生,還是得靠自己燃燒熱情去實踐,台大這兩個字,不會養你一輩子的。在社會上獲得尊重的人,許多沒有耀眼的學歷,但是他們有過人的精力,這精力,就來自於熱情,來自於興趣,而不是來自於學歷。

所以選校還是選系?真的,同學,找出你的興趣,努力地往這裡奔跑吧!

還有,考不好沒關係,當年我考三民主義失常,所以沒上台大法律,現在不是也在當律師,人生啊!比的是氣長哪!

(本文原刊載於呂秋遠臉書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鶴立文教機構•專業出版

chint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